95后创业者勾英达:在“退潮”后蜕变

  • A+
所属分类:互联网创业

2010年后,由中国互联网掀起的创业大潮吸引了大批的创业者,其中不乏年轻的95后。他们聪慧机警,比同龄人更富有见闻胆识,曾在在资本和商业世界中掀起一朵朵浪花,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够将项目做到今日者极少。野农优品的创始人勾英达,是这个“极少”中的一个。

勾英达是这批95后互联网创业者中的其中一位。他于2014年创立农产品电商品牌“野农优品”,从而开始了他的“互联网+”创业之路。2015年、2016年曾是他的“高光时刻”。期间他获央视多次报道,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主动为其公司代言,受邀与来华访问的著名投资家吉姆·罗杰斯共进晚餐,获得2,000万的融资。

95后创业者勾英达:在“退潮”后蜕变

5年时间过去了,当同一批获得资本青睐的95后年轻创业者项目或难产或折戟时,勾英达野农优品的项目却坚持走到了今天。他曾说95后创业的劣势就是根本没有优势,“不会和人打交道,没有人脉,缺少资金,找不到靠谱的人才”。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谦虚,“野农优品”的项目可以从一粒种子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发芽,2018年年末,“野农优品”实现总营收3.5亿元。

在天资聪颖的年少时期,勾英达曾凭借运营网站赚取第一桶金。从大二期间休学全身心投入到农产品电商行业至今,这五年一路走来,他在严酷商业世界的打磨中逐渐从顺风顺水、自带光环的少年蜕变成更具有商业判断力的成年人。

2016年勾英达曾说自己的梦想是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而现在他更近的目标是将牛羊肉品类做到全国第一。

2019年9月25-28日,野农优品参与2019年上海“内蒙古绿色农畜产品展览交易会”。勾英达,后排居中。

 “一开始就是做着玩儿的”

借着野农优品到上海参展的机会,笔者见到了勾英达本人。深蓝色POLO衫,黑色西装裤、黑色皮鞋,一米九的高个儿,北方口音。勾英达刚过24周岁很年轻,而身上沉稳的气质却很明显。

笔者问他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做农产品电商,他回答说“一开始就是做着玩儿的”。“当时就试着在公众号上卖家乡的特产嘛,没想到不小心就做大了,唉,做大了之后就需要全身心投入了。”

整个对话间勾英达并不显得亢奋,而是略微有些倦怠。或是远途奔波带来了疲劳,或是在这个行业一头扎下去5年后少了最初的新鲜感。

勾英达最初在“野农优品”的微信公众号上卖特产,随后建立了同名电商网站,目前以该品牌在全电商渠道上进行销售。

当时“互联网+农业”是一个很热的概念,2014年,除了勾英达的项目之外,国内还有一批企业投身于农业之中,与之相关的还有“互联网精准扶贫”的政策背景。勾英达从前就办过网站,所以他觉得他懂,“能做好这事儿”。虽然他当时还是个大二学生,但他决定要跟朋友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项目中,选择了休学创业。

少年自建网站实现盈利的独特经历、“双创”的时代背景、项目符合农产品工业化的趋势,再加上青年人少见的勇气和目标感,勾英达受到了央视及其他媒体的多次报道,并顺利拿到了总计1,600万的投资以及各级地方政府总计3亿元的扶贫项目补贴。

2015年5月,勾英达受邀参加央视2套《创业英雄会》节目,节目上潘石屹与其同台并主动为其背书。潘石屹在台上激动地说:“英达这个项目,是解决吃的问题,是解决一个千百年来的问题,只有在今天有互联网的时候,才把生产环节跟消费环节直接联系在一起。多伟大的一件事情!大家一定要来支持他。我背书一下,我愿意为他做形象代言人。”

“当初我们是这样想的,农产品行业是个万亿市场,线上的销售占比还不到1%,随着时代、科技的发展,这个占比可能会从1%提高到10%,因此我们认为这是个巨大的市场。”总的来说,看起来触手可及的财富、潜在的社会效益以及过往创业经历的铺垫,勾英达曾认为在线上销售农产品前途似锦。

  “互联网+农业是传统行业,甚至算不上互联网行业”

然而在不断推进项目落地的过程中,一件件意料之外的事不断重构勾英达对该行业的认知。农产品的种植户小而杂,因此采购环节较为复杂,一些小摩擦曾让勾英达颇为头疼。

“有次我们收购大米,大米的批发价5块,但对方想卖我们8块。我们问对方为什么,对方说你不是扶贫吗,扶贫那不就得卖你贵点儿吗?”

“我们在产地免费安装了溯源系统,每个溯源系统价值1万多块钱,农户可以用手机查到实地实时的生产情况,肥力、温度、湿度等等,这可以给农户生产种植提供指导,但有农户到了收成的时候觉得庄稼少了,认为是因为安装了溯源系统影响了庄稼生长,硬要我们赔庄稼钱。”

“还有到我们公司拉横幅的。我们卖了化肥给他,但他觉得化肥效力不够,没有达到预期的产出,也是要我们赔钱。我们请了好多专家去看了,专家鉴定后都判断化肥是没有问题的,按道理是完全能够达到预期收成的,但他听不进。”

除了采购端遇到的问题,农产品在推广上也有一些挑战。“野农优品”最初在线上走的是高端路线,将农产品进行礼品化的包装和销售,同样在超市卖3块一斤的大米经过礼品化的包装后以十几块钱的价格出售。“那时候很多商家都这么卖,我们也在这样做,但后来我们发现,这样是不行的,虽然大米品质的确非常好。”后来,“野农优品”转变了销售思路,力求在同品质的优良产品中做到高性价。

“因为利润薄,我们在营销上的预算较少,目前也还没有进驻商超。现在的超市根本不挣产品销售的钱,他们挣供应商的钱就足够了。现在一款产品要进超市,一年没有一万块钱根本进不去。进店费、条码费、广告费、促销费、活动费……摆堆儿地问你要钱。”

深入农产品电商行业之后,勾英达发现,电子只是手段,本质还是商务,“农产品行业的话语权在B端,我们的利润在1个点到3个点,这在行业中还算高的了。有些公司卖一斤大米就赚几分钱。” 在勾英达看来,这个生意要增长,靠的还是传统的商业方法。

  未来的打算

虽然创业中碰到了诸多问题,但5年的时间已使得“野农优品”有了一定的规模,勾英达对公司未来发展路线的规划也更为清晰。2018年,“野农优品”实现总营收3.5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的营收将达到5亿元。野农优品不仅涉足了价格颇高的有机农产品,SKU也达到了400个。

5年过去了,一直在全国各地跑的勾英达目前想要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我要把牛羊肉品类做到全国第一。”他停顿了一会儿补充了一句,“必须做到全国第一”。

“在内蒙古,牛羊肉这一块基本没什么人碰,因为牛羊肉作为生鲜食品在运输过程中对冷链储存的要求很高,一旦保存不好,折损就很大,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觉得现在做牛羊肉时机很成熟。” 勾英达说话的语气坚定而自信。基于对内蒙古当地牛羊肉企业的观察,他认为目前当地企业缺乏成熟的上下游供应链,产品运营尚未实现标准化,层次不齐的品质难以形成品牌和价格优势,而这个劣势正在为“野农优品”创造机会。

勾英达打算在年底前上线10款牛羊肉产品,目前“野农优品”正在内蒙、北京、上海、广州地区建造冷冻仓库,未来公司将会全力投入线下社区生鲜店和各一线城市的仓储配套,完善农产品供应链体系建设。

永远不会有一次就成功的创业者,但创业的过程能让人不断学习、成长,坚持并努力才能使我们距离目标更近。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