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芳:女性创业想要走得更远,不矫情,不内疚

  • A+
所属分类:女性创业

  见到秦芳的时候她刚把女儿送到学校,“今天老二第一天上幼儿园,送完了老二又送老大,这会才过来忙工作。”边说着边放下包招呼我们坐下,虽然已经拥有18家校区,在机器人教育领域做的小有成就,秦芳依然那么平易近人。白衬衣搭配红色羊绒外套,披肩长发,让她多了几分温婉。她喜欢别人称她秦老师。

  因为爱选择机器人教育

  在创办童臻机器人俱乐部之前,秦芳已有了两次创业经历,两次创业都称得上“成功”,选择做机器人教育也是因为女儿。2011年,秦芳的大女儿出生,在大女儿出生前,秦芳有四次胎停的经历,因为是Rh阴性血型(俗称熊猫血),对当时渴望成为母亲的秦芳来说,这种宿命般的打击带来的伤害从身蔓延到心。当第五个孩子平稳在肚中待足了10个月,秦芳抱着她走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她决定:“再创业,就做一个跟孩子有关的事儿。”

秦芳:女性创业想要走得更远,不矫情,不内疚

  最终,她做了一个大胆决定,把目光锁定在了当时市场一片空白、家长认知度几乎为零的少儿机器人教育行业上,在她看来,这个行业前景广阔,她也希望在孩子们心里种下科技创新的种子。

  2013年,秦芳开始创办童臻机器人俱乐部,聚焦2-16岁青少年综合素质培养及机器人教育创新。虽然她做了很多准备,但对于新晋创业者来说,碰壁是免不了的,尤其这是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行业。“当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机器人教育是什么,我就把图片存到手机里,别人问起我就拿出手机给她看,看完后很多人都不屑的说‘这不是积木吗’?我就再给她们解释。提起创办初期的心酸,秦芳一带而过,“现在都是好日子了,所有校区都步入正轨,2020年在疫情突袭,上半年所有机构暂停营业的情况下,下半年我们逆势而上,收了3家校区。”

  理念领先乘风而上

  2013年创业的时候,市场上还没有这么多机器人教育机构。秦芳选择了自主研发课程,但结果给她泼了一盆冷水,“上着上着,就感觉这个课程体系有问题,很痛苦,你知道你的产品有问题,却又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解决,因为整个行业可参考的价值信息实在是太少。”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过一番考察,秦芳选择了当时市面上最好的机构进行合作,“花了很多钱,但现在来看很值得,这个选择加速了整个课程产品的完善。”

  说到童臻的核心竞争优势,秦芳说:“最大的优势就是理念,童臻的理念就是自主合作。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童臻充分尊重个体发展,在尊重个体发展的前提下又要通力合作,比如两三个孩子负责一个项目,各有分工,有的负责搭建,有的负责编程,有的负责创意,让孩子们发挥自己的特长,培养他们自主合作的意识。”

  近几年,家长认知变化催化了机器人教育行业的热度,市场需求量迎来爆发,童臻搭着这股市场东风,快速完成了规模化的商业扩张。

  没有平衡,只有取舍

  在公司,秦芳是风风火火的领头人,在家里秦芳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秦芳有自己的想法:“我把自己活好,给她们做个榜样。只有取舍,没有平衡。因为这一个小时我在公司,我就没办法带孩子,我带孩子就没法工作,这两者不可能兼得,工作的时候想着孩子,带孩子想着工作,这样两样都做不好,所以只能是取舍。”

  采访的时候,秦芳摸着自己下巴上刚长的痘痘说:“知道你们来采访,我就想把这个痘痘挤掉,结果越挤越大,哎,女人还是不要创业。”我问她:“那为什么您一直在创业的路上”。她说:“一是小时候家里不富裕,我是家里的老大,是家里的顶梁柱。二是当时和老公谈恋爱时,两个人收入差距特别大。”这个性格要强又爱美的样子,真是无数女性创业者的缩影,“很多女性创业者很强势,可能我也这样,所以我会穿红色的衣服,留长头发,就是掩盖自己的强势。作为企业的领头人,有时候强势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对于其他女性创业者,秦芳说:“选择了创业这条路,不要内疚,不要自责。愧疚和自责不利于亲子关系开展,在家里是妻子,是母亲,在公司就是职场人,把每一个角色做好,没有什么可自责内疚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