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创业搞医药,如今手握两家上市公司

  • A+
所属分类:夫妻创业

  夫妻创业搞医药,如今手握两家上市公司,《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上,孙飘扬家族以2335亿元身家,位列第四,成为江苏首富。他和妻子白手起家,如今两人分别掌握着一家千亿医药公司——恒瑞医药、翰森制药。

  孙飘扬被称为“中国药神”,他实际控制的恒瑞医药靠做仿制药起家,目前是国内最大的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和造影剂的研究和生产基地之一。恒瑞医药市值已达4600亿元。

  1982年,孙飘扬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进入连云港制药厂工作。在这里,孙飘扬没有被重用。失意之下,他被调到连云港制药厂上属的医药工业公司做科研处副处长,但他和连云港制药厂的缘分并没有结束。

  当时,连云港制药厂主要生产紫药水、红药水等技术含量低的产品,竞争激烈,公司连年亏损。领导又把孙飘扬派回连云港制药厂做厂长。

  上任之后,孙飘扬把目标瞄准仿制药。仿制药带来利润后,他又拿钱“砸”科研,向着科技含量更高的创新药前进。20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将销售额的10%用于产品研发,累计研发投入38.96亿元。

  左手仿制药,右手创新药,让恒瑞医药快速发展。2016年至今,公司营业收入从110亿元增长至277亿元;扣非净利润从26亿元增长至60亿元。

  公司在资本市场同样备受追捧,孙飘扬因此身价倍增。除了他本人外,整个家族能位居江苏首富,也离不开妻子钟慧娟的贡献。

夫妻创业搞医药,如今手握两家上市公司
孙飘扬钟慧娟夫妇

  钟慧娟原本是名化学老师,1996年她参与创办了一家名叫“豪森药业”的企业,这家公司就是现在的港股上市公司翰森制药。

  翰森制药的业务范围和恒瑞医药相似,主要从事抗生素、抗肿瘤、消化道、内分泌及精神类等五大类药品的研发生产。截至5月26日收盘,翰森制药总市值1975亿港元。

  钟慧娟及女儿孙远为翰森制药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为65.89%。2020年福布斯中国医疗健康富豪榜上,钟慧娟以198亿美元身家,位居榜首,孙飘扬则处于第三位。

  孙飘扬夫妇二人各自掌握一家千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因此被外界成为医学界“神雕侠侣”。

  其实,国内企业家中的“夫妻档”不在少数。和最亲密的另一半一起创业,双方更有默契、利益结合更紧密,但是也有可能把工作和生活混为一谈,闹出不愉快。

  有的创业夫妻因为意见不和,渐生嫌隙不欢而散;有的在事业有所成就后,夫妻一人回归家庭。

  前者如当当的李国庆和俞瑜,携手征战“商场”多年,最终劳燕分飞。只留下一句“假如我也选择,我一定不会和我的老公李国庆一起创业。”警示着想要和另一半一起创业的人。

  后者的例子就更多了。百度发展早期,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曾在公司任职。2007年,马东敏离开百度,回归家庭,直到10年后,百度遇到诸多不顺,她才又重新回到百度。

  像孙飘扬夫妇这样,夫妻二人白手起家进入同一个行业,而且分别掌管一家上市公司的,少之又少。

  相比已经成功的企业家,那些刚刚准备创业的夫妻,面临的困难更为现实。缺少启动资金,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一个挑战。

  5月19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1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翰森制药创始人钟慧娟以1500亿元财富连续第二年成为全球最成功女企业家。

  值得一提的是,钟慧娟的丈夫同样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企业家——恒瑞医药掌舵者孙飘扬。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孙飘扬也以13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前100名。胡润曾评价说,‘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创造了一个世界第一,夫妻两人都创立了规模可观的独立企业。’

  如今,孙飘扬和钟慧娟这对伉俪的故事,已成为医药界广为人知的佳话,他们被媒体誉为‘中国民企最强夫妻’。然而成功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艰辛奋斗史。

  1958年,孙飘扬出生于江苏淮安。本科就读于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研究生就读于南京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专业。

  大学毕业后,孙飘扬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担任技术员。当时,连云港制药厂还是一个只能生产红药水、紫药水等简单消毒止血药品的小药厂。

  不过,由于孙飘扬聪明能干,很快他便调到了上级单位连云港医药工业公司担任副科长。在那里,孙飘扬一直从事药品科研工作,并取得不错的成果。

  1990年,江河日下的连云港制药厂终于挺不住了,陷入经营困境无法自拔。32岁的孙飘扬临危受命,出任厂长。搞技术出身的孙飘扬很快把脉症结、对症下药,决定把开发‘新、特’药作为突破口。出任厂长的那一年,连云港制药厂便扭亏为盈,实现了利润8万元。

  1991年,孙飘扬看到同在连云港的东风制药厂通过购买专利,实现了从生产消毒止血药水的小药厂向占领全国肝病主要市场份额的大药企转型的事迹。于是决定仿效东风制药厂的转型路径,为企业寻求新的出路。

  同年,在孙飘扬主导下,连云港制药厂拿出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当时,所有人都感到震惊,这笔‘巨款’差不多是连云港制药厂一年的总收入。面对质疑,孙飘扬解释说,‘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握在自己手里。’

  最终,他‘赌’赢了。在那个抗癌药物极为匮乏的时期,这款新药一上市就成了爆款。之后,连云港制药厂开启了购买专利的仿制药之路,由此打开了中国仿制抗癌药之门。

  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实行了股份制改造,更名为‘恒瑞医药’。2000年,恒瑞医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3年,恒瑞医药启动股改,到2006年完成股改之时,孙飘扬通过MBO(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Buy-Outs)的方式,成为了恒瑞医药的实际控制人。

  此后,在孙飘扬的领导下,恒瑞医药陆续跨越了从小药厂到医药巨头、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等重要里程碑,成为业界公认的‘医药一哥’,市值常年领跑上市药企。

  孙飘扬

  关于恒瑞成长的秘诀,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孙飘扬在接受新华日报采访时总结了以下几个原因。

  一、创新。

  孙飘扬表示:医药产业竞争异常激烈,卡脖子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基本为欧美企业掌控。创新不仅是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引擎,从某种意义上说,创新也是企业生存的关键。应用技术,可以引进消化再创新,但核心技术,花钱也买不来,人家不会给你。

  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些年,我们把创新作为企业的生命线。恒瑞医药的战略目标,可以概括为三个梦想:第一,高端制剂出口海外;第二,突破性创新药在国内上市;第三,真正意义的原研创新药在全球上市。

  这些梦想,有的已成为现实,有的还在路上。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恒瑞医药已从国内仿制药龙头企业转型为创新药龙头企业,是为数不多能在技术上挑战跨国制药巨头的中国药企之一。

  二、专注。

  孙飘扬表示:上世纪末,恒瑞医药就确定创新转型的发展战略。最初,我们尝试通过产学研、与国外科研机构合作等方式,但发现这些路都很难走通。与其花巨资购买海外技术,不如花钱引入人才,构建自己的创新体系。这是我们这20年专心致志做好的头等大事。

  2000年,恒瑞医药上市后,立即着手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并从海外高薪聘请专业化人才。目前,恒瑞已在连云港、上海、南京、成都、苏州等地设立研发中心,并将创新的版图扩展到海外,先后在美国新泽西、波士顿和日本名古屋等设立研发中心,形成相对完备的研发体系。去年,我们又在瑞士巴塞尔投资成立临床研发中心,完善在欧洲的研发布局,为创新药进军全球市场创造条件。

  三、舍得投入。

  孙飘扬表示:原创药研发风险高、投入大、周期长,研发人员筛选出1万个化合物,只有不到10个能进入临床,最后可能仅有一两个获批上市,这一过程要十几年、投入十几亿元。走创新药这条路,对企业的实力、能力和定力都是巨大的考验。

  多年来,恒瑞医药研发投入位居全国医药行业榜首,最近这5年,累计投入研发资金更是超128亿元。

  1995年,孙飘扬和香港投资人岑均达一起在江苏创办了翰森制药的主要营运附属公司豪森药业。

  当时,孙飘扬正在连云港制药厂当厂长,一度忙不过来,于是他邀请妻子钟慧娟帮忙一起创业。于是1996年,钟慧娟放弃了铁饭碗,加入豪森药业。在此之前,钟慧娟是一名中学化学老师,还曾服务于连云港药监局。

  创业之初,豪森药业只有10余名员工和1个产品,为使公司尽快走上正规,钟慧娟抛下家中一切杂务,专心扑进了公司。为节约资金,她挤在破旧的平房里办公,挤着公交车上下班,硬是将有限的资金用于购买仪器和设备;没有工人,她招来学徒工,手把手地教;没有市场,她带领一班人南下北上,走东闯西,开拓市场。

  钟慧娟带领企业一班人着手开发公司的第一个拳头产品是将缓释技术应用于头孢氨苄片进行剂型改进。她和豪森的科研人员连续3个月在实验室、生产车间加班加点,熬了上百个夜晚,做了上百个工艺,反复探索试验,终于解决了产品试制难点。1997年4月,豪森的第一个拳头产品同时也是国内独家生产的新产品‘美丰’正式投放市场,当年9月即被原国家经贸委认定为‘国家级新产品’,当年实现销售额3000万元,并很快发展为豪森的支柱产品,年销售额过亿元。此后,豪森药业成为中国药企中的一匹‘黑马’。

  豪森药业的发展道路与国内患者的健康需求结合紧密。在企业创立的上世纪90年代,我国在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与医药行业供给不足的矛盾开始突显。当时的豪森药业,制定了‘仿制为主、仿创结合’的发展战略。但随着企业不断壮大,钟慧娟发现:仿制药解决了患者用药的可及性难题,但仿制药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随着健康需求的增长,从长远看,中国的制药企业还要通过自主创新、开发出原创性药物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于是在2013年左右,豪森药业研发战略从‘仿制为主、仿创结合’向‘创新为主’转型升级,以打造全球化创新型制药公司为目标。钟慧娟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自主研发来打破国外垄断,从源头上解决‘看病贵’这一社会难题,让患者用上更便宜、效果更好的抗癌药。

  2019年,钟慧娟掌舵的豪森药业(上市主体名为‘翰森制药’)在香港上市。当时,有媒体评论称,‘厚积薄发的豪森药业,在钟慧娟的领导下大有赶超恒瑞医药之势。’

  如今,豪森药业已成为中国排名前列的研发驱动型制药公司。二十余年来,豪森药业秉承‘做优民族医药,做强中国创造’的企业使命,致力于通过持续创新改善人类健康,重点关注抗肿瘤、中枢神经系统、抗感染和糖尿病等重大疾病治疗领域。

  ‘创新和快速’,是钟慧娟平时使用最多的词汇。在管理风格上,豪森药业内部人士评价这位美女老板‘干练务实、作风低调’。

  钟慧娟

  作为医药界最牛‘夫妻档’,孙飘扬、钟慧娟各自掌舵一家医药巨头,风光背后难免也有争议。

  2015年,上交所向恒瑞医药发出问询函,要求其针对媒体报道所涉及的‘业务线高度重合’、‘在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等方面‘不分彼此’’以及‘孙飘扬曾公开表示豪森会被并购至恒瑞医药旗下’等事项进行回应和披露。

  恒瑞医药在回复函中极力撇清与豪森药业的关系,称实控人孙飘扬不直接或间接持有豪森药业股份,也不存在‘药界夫妻店’、‘影子公司’、‘不分彼此’的情况。

  2019年,随着豪森药业(上市主体名为‘翰森制药’)在香港单独上市,外界质疑逐渐消散。

  夫妻俩带领着各自的企业,一步步成长为中国医药界的两大巨头,这在全球的创业者中都相当少见。未来,随着医药和大健康领域的不断发展,这对‘中国民企最强夫妻’还能上演怎样的传奇?依然值得期待。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