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90后创业者,永远可以相信青春的力量

  • A+
所属分类:疫情创业

  从3月底开始,这一轮来势汹汹的疫情已经持续了2个多月。好消息是,近期上海逐渐复工复产,也有部分区域解除封控。这段时间,被隔离在家的创业者们在思考哪些问题呢?

  恰逢五四青年节,我们找到了四个不同领域的90后创业者,和他们聊了聊近期的经历和感悟。

  他们有的用远程操作解决了研发难题,有的灵活调整工作安排创作新内容,有的梳理分享自己的创业故事收获了更多关注。尽管每个人都不容易,但他们的乐观心态,让我们感受到了90后蓬勃向上的活力,和不屈不挠的韧性。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相识27天闪婚

  乡间面包店是我们共同的理想生活

  分享者:童小姐 90后

  坐标:杭州

  乡间面包店主理人

  我是顾童面包店的主理人童小姐,这家店还有一位男主人,也是面包师顾先生。今年是我们创业的第五年。

  可能面包店在大家日常生活中很常见,但是我们的店铺开在杭州的富阳龙门古镇,不少顾客说是现实版的“蘑菇屋”。

疫情下的90后创业者,永远可以相信青春的力量

  虽然不在上海,但这次疫情还是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物流停滞,很多原材料的采购成本成倍的上涨;而且很多顾客来不了,快递也送不出去。这些都给我们的生意带来很大压力。

  好在,顾客们很贴心,常常发微信过来问我们情况,还帮我们盯着物流信息,看到物流通了就第一时间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发货啦?”,还有人会在群里说“等下次你们再来上海参加市集,我一定第一个去报道”。

  五年来,这些住在上海、杭州的顾客常常开车来我们店里享受周末时光,我们也在一来一往中建立了很深厚、很纯粹的友谊。所以此时此刻,他们的话语不仅温暖了我们,也间接温暖了群里那些同样被困在家里的朋友们。

  其实,现在的创业状态,我已经很满意了。大学时,我就自己创过业,靠卖衣服,自己承担了大学学费,毕业前买了房。创业七年后,我进了职场做服装设计师,这一年我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更无瑕欣赏这些自然风光。那时,我就在想,这种按部就班的人生是我想要的吗?于是我裸辞了,用一年时间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生活方式,也遇到了顾先生。

  我和顾先生是在2017年底相遇的,我们对大自然都有非常强烈的向往,非常享受在田间地头耕种收获的踏实感,相识27天,我们就闪婚了。顾先生说想开一家面包店,于是就有了现在的顾童面包店。

  起步往往都是艰难的。没钱去学习面包烘焙,顾先生就自己看书琢磨。没有设备就自己改造了一个“醒发箱”,靠烧热水提升房间的湿度、温度。而我作为店铺的运营,一样没经验、没渠道、没客户,只能一次次尝试、探索。这样反复尝试了3个多月,终于在2018年9月,顾先生做出了在我看来全世界最好吃的面包。

  10月份,我们就去参加了人生第一场市集。可以说出道即巅峰,仅半天时间就卖光了预期两天的存货。后来,每次我们去市集,面包都是很快就一抢而空。借助自媒体传播,知道我们的人越来越多,线上的生意越做越好,来店里打卡的顾客也越来越多。

  直到去年9月疫情再次袭来,线下市集取消,订单量一落千丈。店里寡淡的景象,让我一度陷入抑郁。在这段时间,我积极配合治疗,练习冥想静坐,也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看书学习,记录自己的创业经历,并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出来,一步一步走出了低谷。

  之后,我陆续接到一些综艺邀约,我们的面包店也逐渐受到业内的认可,接到了很多大商家、高级酒店、高档餐厅的订单。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机会,竟然就主动找上门了。

  面包店,虽然是个小生意,但是在这里我和顾先生都可以专注于当下。无论是做面包、做美工、种地耕田、还是摄影记录生活,和顾客面对面交流,这些都是我们最向往的生活,也是我们共同的理想。

  所以,这一次,疫情爆发,我们并没有太悲观。我们相信,停下来,并不是坏事。坚持下去才有希望!

  苔藓景观很小众

  生意仍在亏损,但我还会坚持

  分享人:曹小曹 90后

  坐标:杭州

  苔藓景观店主理人

  大家好,我是曹小曹。现在经营着一家苔藓造景的小店,到目前为止,我创业三年了,接触苔藓造景四年多了。

  我的小店在杭州,但这次上海疫情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尤其是在物流方面,苔藓基地的货过不来,做不了新的作品,就只能卖库存。有些地方我也发不出去,就只能退款或者延期发货,还好平台推出了疫情方案,给延长了发货时间。

疫情下的90后创业者,永远可以相信青春的力量

  但苔藓景观的线上销售蛮受限的,很多造景没有办法邮寄,而且每个景都不一样,比较麻烦。我也只是上线了一些简单的款式,虽然有一些订单,但是都很便宜,扣去运费也不赚什么钱。

  那为什么会做这么小众的生意呢?这和我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

  因为不喜欢坐在办公室,2017年12月31日,我裸辞了。可能那时还太年轻吧,整天处理客户的负面情绪让我很不耐烦。但当时我也没想好之后要做什么,就这样用了半年的时间思考自己今后要以何为生。

  后来我决定要按自己的兴趣找工作。因为喜欢且擅长手工,又想开一家自己的店,所以我先找了一家DIY店上班,这里就是我和苔藓造景相遇的起点。工作了一年多之后,我觉得是时候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于是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2019年7月,我的第一家苔藓造景店就开张了。可能因为前期没有足够的调研和经验,开店效果并不好。还没等我摸索出有效的运营模式,疫情就来了。2020年1月到3月,由于一直处于毕店的状态,这家店铺就关掉了。

  就在这时我接触到了市集。刚开始只是想把自己做的景观在市集上卖出去,换取一些生活费,但生意并不好,只能勉强支撑。庆幸的是,在市集上遇到了很多同行,跟他们学到了很多经验。我开始调整产品,研究更多的苔藓造景知识。就这样,两年过去了。虽然现在还是亏损的状态,但我仍努力坚持着。

  今年的疫情爆发,也给了我一些比较积极的影响,让我有更多时间去研究怎么运营好自媒体,比如我的小红书就是这段时间做起来的。虽然没有什么真金白银的回报,但是我在小红书上收到了很多同行的鼓励与肯定,还有很多粉丝来询问我养护技巧,也有人替我担心这个行业太小众挣不到什么钱。这些来自陌生人的关心,给了我坚持下去的信心。

  不过,线上分享跟市集还是很不一样的。线上粉丝大多喜欢看我分享的养护干货,然后自己研究自己做,但也有说风凉话的。而市集上买成品的顾客比较多,还可以面对面交流,大家的性格跟喜欢的风格也都不一样,还可以与其他摊主交流学习。不过两种渠道都很有趣。

  尽管这段时间不能参加市集,但在家的日子也不无聊。做做新的景观,看看之前景观的变化,心也会静下来许多,不至于太焦虑,更不会像从前那样动不动就因为别人的好恶而心烦意乱。

  创业,并不像我想的那么轻松,我也常常迷茫惆怅,但能坚持到现在,我想和这些绿色的小精灵们有很大关系。我也希望我制作的苔藓景观可以传递一份慰藉,也算是我在疫情期间做出的一点小小贡献吧。

  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很大

  为理想的生活,我还愿意坚持

  分享人:Mia黄小米 90后

  坐标:北京

  旅游自媒体达人

  Mia黄小米,这是我行走江湖用的名字,做旅游自媒体后,它也成为我各个平台的账号名。

  其实我做自媒体的原因很简单——不甘于一直过着两点一线的上班生活,想尝试一种更自由的生活方式。回顾自己过往的经历,发现自己对旅游的热爱只增不减,而且习惯于记录和分享,再加上以前在互联网做新媒体运营的经验,于是,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做个旅游博主。很“幸运”,我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一年刚好是2019。

疫情下的90后创业者,永远可以相信青春的力量

  疫情爆发,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对旅游业的冲击也很大:

  1. 疫情会导致各大景点、酒店等相关产业自身亏损严重,旅游宣传需求和预算减少;

  2. 每次出门就像一次大冒险,说不准去过哪个地方出现疫情就会导致隔离;

  3. 各地的出入政策随疫情变动,导致错过不少异地的活动或者工作,比如行程卡带星后,很多地方都不可以去,意味着那些地方的工作想都别想了;

  4. 疫情的不可控,还导致很多活动或者工作临时取消,比如北京最近爆发疫情,原定的5个本地活动都取消了

  不过,我会根据具体情况来灵活调整工作安排。比如,工作减少,就把空出来的时间用于整理旧素材或者提升技能;跨省出行会把前后时间预留出来,以应对突发状况;本地行程卡带星,就减少跨省,增加一些本地项目等等。

  而且这段时间,露营、野餐、户外运动、沉浸式体验、假装在国外等周边游和城市新玩法相关的内容变得非常热门,我也会多产出这方面的内容,收获更多流量。

  此外,个人看好直播赛道。对因疫情无法出门旅游的人而言,跟着别人的镜头云旅行,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直播互动更具即时性,增强了观众的参与感,也是个不错的变现渠道。

  这三年疫情下的经历,让我开始思考如何让收入更多元化,如何寻找更多发展机会,为自己带来收入增长,以减少某件事或者某个特殊时期导致的风险。

  这期间也有人劝我考公务员,可以拿稳定的收入,又不必担心被裁员。但我明白那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不想妥协,还想为自己理想的生活再坚持坚持。

  相对于收入的增加,其实内容被认可和享受自由的生活状态更能让我有成就感。所以,因收入不稳定而带来的焦虑,也渐渐转化成我进步的动力。实在太焦虑的话,我就去大吃一顿,或者去胡同看大爷下象棋,我很容易就变开心。

  总的来说,和2019年的自己比,我距离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更近了一步吧。疫情不可控,我能做的也就是保持对生活的热爱。

  当基本饮食需求无法满足时

  大部分人不会考虑元宇宙娱乐

  分享人:LoNa 95后

  坐标:上海

  元宇宙领域创业者

  我创业的时间不长,从2021年3月开始,至今1年2个月。

  机缘巧合下,我和现在的团队成员聚到了一起,都是计算机技术出身,我们就决定一起创业做些事情。最开始,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探索机会,做过一些智能家居、工业视觉方向的尝试,但没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今年我们转向元宇宙方向,重点关注XR消费电子。总体而言,我们认为To C的产品会更有想象空间。

  因为核心团队都在上海,这次疫情对我们产生了一定冲击,主要在财务、研发、供应链、行政四个方面。

  财务方面,过去一年,我们还算比较勤快地寻找融资,但按照今年经济形势的发展,融资可能会愈发艰难,所以可能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到打磨产品和保障公司现金流的工作上,暂时降低融资预期。

  研发方面,总的来说影响不算太大,因为我们团队始终贯彻弹性工作制,而且我们部分成员是兼职,所以我们一直就有搭建远程开发环境,只要能按照节点推进项目,远程办公也是完全可行的。

  但是一些依赖关键设备的研发工作就只能暂时搁置。比如,我们近期研发过程中有一个步骤需要获取VR头显和控制手柄的数据。但因为一些成员的高性能电脑放置在公司,随身携带的轻薄本,无法支持开发。这种情况下,我们只好绕过原先的方案,在VR头显设备上额外开发一些程序,将研发需要的数据传输出来再保存。虽然操作麻烦了很多,但好在都是计算机工程师,还是比较顺利地解决了问题。

疫情下的90后创业者,永远可以相信青春的力量

  供应链方面,虽然现在比最差的时候要好,一些生活用品已经能够送到,但是工作需要的关键研发设备和部件仍处于无法到货的状态。

  行政方面,一些需要现场接待的场景,我们也无法正常出席。但是整体来说,与其他行业相比,我们受到疫情的影响还是相对较小的。

  其实这次上海疫情,我也在观察、思考普通人与元宇宙的关联。我认为对大部分人来说,在未能满足饮食、健康等基本生活需求的情况下,很难去考虑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我们选择做元宇宙的娱乐方向,虽然娱乐能够一定程度上让人忘却烦恼,但是基础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往往也会让人们丧失娱乐的兴致。

  我很喜欢观察各种各样的人,这也是我选择创业的原因之一吧。

  我2021年才开始创业,我认为自己尚且处于创业认知的塑造阶段。但是创业过程变化太快,任何一个阶段都像是盲人摸象。可能还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总结建立起稳固的创业认知,现在仍需经历磨炼和观察学习。虽然创业中会有许多困难,但是其他选择(读研深造、考公、找工作)也并不会比创业更顺心。

  可以确定的是,疫情的影响并不会改变我们创业的初心,疫情带来的问题我们也都能一一克服。

  疫情总会过去。

  写在最后

  在这四位90后的分享中,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疫情总会过去”,他们积极地采取行动尽力削减疫情带来的冲击,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这就是90后,尽管常常在网上看到他们调侃着“摆烂”、“佛系”、“躺平”,但在遇到问题时,他们从不屈服也绝不退缩。

  迎难而上,自信自立,勇敢担当,或许才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真实写照。我们永远可以相信青春的力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