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穷小伙,疫情时靠卖菜狂赚15亿,深挖他背后的成功秘诀

  • A+
所属分类:疫情创业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让很多企业陷入绝境。

6月,维密直接破产,我们常喝的星巴克永久性关闭400多家连锁门店;

8月,女鞋品牌达芙妮宣布,将彻底退出中高档品牌的实体零售业务;

10月,上海优胜教育疑似携款跑路,老板陈昊曾经因上电视节目《非你莫属》而走红…

新冠疫情不只打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更是全球经济的一场浩劫。

有一家叫叮咚买菜的公司,是个例外。

它不止丝毫未受到疫情影响,甚至还在疫情期间迎来了一波单量爆发。

创始人梁昌霖带领着他的团队,创下月营业额超过15亿元的销售纪录。家庭用户数超3000万,日订单超80万单。

安徽穷小伙,疫情时靠卖菜狂赚15亿,深挖他背后的成功秘诀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呢?

梁昌霖1972年出生在安徽一个小县城,从小学习不怎么好的他,在18岁那年选择入伍当兵。

12年的青春岁月留在了部队,也磨炼出他能吃苦,敢想敢干的个性,这为他日后创业奠定了基石。

2002年8月梁昌霖从部队转业,拎着一个行李袋离开老家安徽,他选择去上海张江寻找自己的明天。

上海是无数人梦起的地方,又是多少人梦碎之地。

在这个地方立足谈何容易。

梁昌霖立在上海街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霓虹灯在天边闪着五彩斑斓的光。

那么多的灯,没有一盏属于他,拎着行李的梁昌霖不知道何去何从。

他对自己说,能在这个地方有饱饭吃就行。

没有资本,人生地不熟,唯一能拿来变现的,就是自己在部队多年积累的技术。

租了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一张床、一个电风扇、一张旧桌子,是屋子全部家具。

最后,他用身上仅有的钱买了几箱方便面。

连着几个月吃泡面的日子,让梁昌霖直到现在闻到方便面都会引起不适。

梁昌霖在部队接触过软件编写,他用了几个月编写成一个视频剪辑合成的软件。

那个时候网络上还没有出现类似软件,梁昌霖开发的这个软件算是全球第一款视频工具。

挂在国外软件共享平台后,居然卖了5万多份,梁昌霖赚得人生第一桶金,80万美元。

拿到钱的那一刻,梁昌霖开心的不能自已。

他给在安徽老家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父母,他们的儿子终于可以养活自己了。

找了家像样的饭馆点了一大碗面,一份卤牛肉。

梁昌霖想到自己以后不用天天吃泡面了,鼻子一酸,一滴眼泪掉进碗里。

忍受过饥寒,才知道热腾腾的一碗面有多暖。

有了钱等于有了选择,梁昌霖犹豫起来,他想自己是继续编写软件,还是做点其他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呢?

他选择了后者,不过这次创业后又让他重新倒退回吃泡面的日子。

李嘉诚一直奉行的生意主张是,不熟不做。

但梁昌霖不信这个邪,一个没结婚的单身汉选择投身于互联网母婴社区:

我的初衷很简单,当时社会上80后一代刚做妈妈,但没人能告诉这些年轻人,妈妈是怎么当的。我就想搭建这么一个平台,让大家可以身在其间相互学习怎么带孩子。

他在回校演讲时激昂慷慨地说:

民族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妈妈的竞争。

台下掌声雷动,得意的梁昌霖为此还把这句话印在了自己的名片上。

他很快成立了一个社区项目,叫叮咚小区。

梁昌霖设想把一个社区里楼上楼下的邻里邻居,集中在一个互联网社区里。

让他们像妈妈们交流讨论育儿经验那样,去讨论宠物、购物、买菜等各种生活琐事。

这个方案很快就被打脸了,他所做的一切,其实只要一个微信群就可以搞定。

用户无需再去劳神下载一个软件,去找别人聊天。

他提供的所谓社区服务,对于用户来说,是无用的。

等梁昌霖意识到这个项目终将失败的时候,项目已经在北京、上海铺了很多人力物力。

最高峰的时候,员工多达700余人。

裁员,是梁昌霖唯一的选择。

这对于一个创业中的公司而言,挫伤的不仅仅是公司的运营,更是信心。

他本想裁掉600人,留100人继续运营,没想到这道指令就像是打开了泄洪的闸口。

走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只剩下三十几个。

公司人去楼空,一个骨干员工也提出辞职,梁昌霖极力挽留:

你可以再等等吗,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员工想都没想决然走了,走时留下一句话:

我任职的上一家创业公司老板,也是这么说的,我跟他坚持了1年,最后公司还是关闭了。

人生呐,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苦是甜。

正是因为这份未知,才有欢喜雀跃,有消极颓丧,人生才不会寡而无味。

梁昌霖下一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呢?

跑步,成了梁昌霖排解郁结的一个出口。

每天脖子上搭一块毛巾,绕着园区一圈圈跑起来。

跑步除了可以挥洒汗水,还让他思维活跃起来。

小时候,梁昌霖家里不算富裕,母亲做一份蛋羹,兄弟4个分着吃。

分到他嘴里的鸡蛋羹,一口都填不满,梁昌霖却觉得那是最幸福的事了。

如今,生活好起来了,再不用为吃喝发愁,年轻人越来越追求生活的便利性。

基于这个想法,2017年,梁昌霖在经历过上门按摩、上门洗车、上门保洁、上门美甲等失败后,他创立了叮咚买菜。

创业不是选对项目即可,还需要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

叮咚广告语有一句“上叮咚,送小葱“。

这本是一个笼络用户的营销手段,让梁昌措手不及的是,只一个小葱的问题就够让他头大了。

如果一直送,忽然不送,用户心理有了落差,会对叮咚失望。

持续送又会发现,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冬天在长三角市场买葱,色泽偏黄很难看,不能买;

有些产地为了颜色好看,会喷洒一些农药,不能用;

如果赶上沪昆高速大雾封路,云贵的葱又进不来;

梁昌霖只能选择在河南河北设立小葱基地。

设立了基地之后,如何种植、选用什么种子、打什么农药……

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对此梁昌霖倒是看得很开:

创业就像打怪升级,你没办法预料到,下一关会出现什么妖怪,不过你又会忍不住想闯入新的关卡看看。

梁昌霖曾接受一个记者采访,有问必答,推心置腹说了很多心里话。

没想到记者回去写了一篇《买菜的伪需求》,文中大谈叮咚买菜在行业大面积暴雷下,依然烧钱不止。

梁昌霖特别恼火,在微信破口大骂,甚至还发给该作者一封告知函。

谁没有过情绪失控的时候,只是大部分情绪自己内化掉罢了。

一路摸爬滚打滚中,梁昌霖边摸索边前进。

如今的梁昌霖备受资本热捧,目前已完成7轮融资,在全国创造了4万多个就业岗位,其中600多名为退役军人。

2020年,一场疫情的爆发,让互联网大佬看到了买菜市场的巨大潜力。

尤其是美团、拼多多、京东等互联网大佬的深度布局,买菜业务大战或将一触即发。

这对于2017年就进入该业务的梁昌霖来说,显然是一个巨大挑战。

对此他大方回应:

船大不沾海,大海允许多条大船一起航行。叮咚买菜在市场中占据一定的份额就相当可以了;

竞争是一件好事,可以促进大家共同进步。

世间少有独领风骚,更多的是百花齐放。

相信梁昌霖在新的挑战面前还能一往无前。

对于梁昌霖的故事,你怎么看呢?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